开启辅助访问 切换到宽版
关闭窗口

简单4步,开始与 爱心纳雍丨关注贫困地区的儿童教育,打造贫困地区公益组织模板 对话吧!

1. 打开你的微信、朋友们选择添加朋友   2. 使用扫一扫功能扫一下上面的二维码
3. 扫描后出现详细资料选择关注就好了   4. 现在开始与我们的官方微信对话吧!

爱心纳雍丨关注贫困地区的儿童教育,打造贫困地区公益组织模板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180|回复: 0

[文学艺术] 下矿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0-22 07:24:4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空中之城 于 2017-10-22 07:29 编辑

   



      二十八日晚,二十九日早两点下矿。
      今天九月二十八日,母亲下矿,我又回到箱子。二十六日,哥嫂就去舅舅家接母亲接回来了,按老家风俗,母亲逝后,魂魄接回舅舅家去在一个月。哥嫂一到家,被他们扔掉的那只猫儿也回来了,嫂盛了两大满碗的饭,猫吃完后,径直到屋后梁子岗上母亲棺木旁趴下,守在那里不动了,呜呜悲鸣之声苍苍凉凉,叫得令人心碎。这只猫是母亲在世时从幺奶家抱回的。小猫下了崽,下了五个,姨妈家抱走一个幺奶家拿回去一个,家里留一个,剩下的也都是寨中的人陆续领走。母亲在世时哥嫂在外打工,家里就剩下父亲母亲,还有两只一大一小母子猫,经常是母亲在地里干活回来,盛一小碗饭,夹几条酸菜在上面,人吃人的,猫吃猫的,其乐融融,后来母亲到城里看管侄儿家几个小孩读书,哥嫂则放弃打工,回来照管家业。听哥嫂说这猫儿会吃小鸡,哥辛辛苦苦孵的小鸡被它吃了五只,并且它还常从窗棂翻入他们卖百货的小铺里翻吃鸡爪。不用说,在农村,一只猫儿贪吃主人的东西,可能会面临着怎样的命运,哥嫂舍不得打(杀),就在赶场天把它放在箩里,背到对面高高的山上,嫂说走时匆忙,把猫拴在树上,绳子都忘了解。如今一年过去,猫竞回来了。想是接母亲魂魄回来时被母亲看见了那被遗弃的流浪的可怜的牲畜。心疼了又把它领回。前几天有人在我车引擎盖上恶作剧放一个鞭炮炸了一小块漆,我还想让母亲收他去呢,如今我可能是错了,母亲悲悯之心可鉴这山水这日月这天地,怎会做这事?无论是遇到一只受伤的小猫小狗,还是遇到无人领养的孤儿,或是无儿无女的五保老人,母亲总是倾身上所有给予照顾。我还是别人老祖公的时候,母亲路上捡到个婴儿,养了两岁多生病死了。村里孤寡老人,缺衣少食了从家门口过,没等人开口,苞谷豆子,总要给人一二十斤。那是个吃米饭吃肉要等过年过节的年头,谁家的生活都不富裕。记得有次母亲去收地里的苞谷,遇到刘芝贤么奶,老太太在她刚收的苞谷地里捡拾苞谷崽崽,被母亲撞个正着,老太太脸上一阵红一阵白,不知该说啥,母亲说不怕,家里苞谷多,装不下了,连剩下的小半块没收的苞米都让给她收了。老人只一个劲说着好话,诸如母亲长寿,我们考大学之类的好话。

     我们都是行走在时光里的人。
     2002年我师范毕业分配回老家箱子,开启教书匠正式的旅程。
     那时不通路,去哪里都要走几个小时去坐车,水东或是伍佐。

      一九九年一个艳阳高照的日子,我坐车经过老凹坝。 关于这一次回家我在脑海中反复导演了很多次,我想我一定是坐在车窗边,当时阳光正切割着秋日的空气,我会喜悦忧伤参半,当车把路边矗立的扬树一棵棵甩后面时,我会唱一首悲伤或是愉快的歌来庆祝一下。然而真正坐到了车里才知道,付出的,委屈的,黑暗终见黎明的悲伤其实并没有那么悲伤,胜利的,期盼已久的高兴其实也没那么高兴,被甩在车窗外的扬树也并没有那么脉脉多情。
    一九九年临近秋月,那一天我考取师范,是我领到录取通知书的那一天。
在纳雍等通知书本来就等了一个左右月,回家没住几天,又得赶往毕节的新学校。
家里陆续来一些亲戚,走的那一天也是阳光明媚,说不尽道别的话,看不尽的故乡亲人,热热闹闹了一天。第二天幺叔送我过武佐坐车,一直到我只到过一次的毕节报道,买日用品牙膏牙刷毛巾脸盆。我接触了新的环境新的同学,无比高兴。家里宾客散尽,母亲却越看这燃烧的阳光心里越是怅然失落,什么活都干不了,甚至记不起农具所放的位置,仿佛灵魂也随我而去。母亲说我离家一次够她想念七天,我打趣说怎么那样巧,不是六天也不是八天而是刚好七天? 其实何止七天,我只要在外,她的想念就不会停止过。

     我们都是走在时光里的人,一切化整为零,一切灰飞烟灭。唯记忆,能轻易推开一扇门,从今天走到过往。从衰老走向年轻,从年轻走向幼年。唯记忆是一副良药,治愈离散治愈伤口治愈死亡,让笑脸重新绽放,让亲人透过这空气这月光这山水这声音,今夜重又走近团聚。
母亲啊,今天是九月廿八日,公元二零一六年十月二十八日呀!今天来了这么多人,你呢,怎不做饭了?不做这样哪样了?这是你的家呀!你和嫂的家呀,我从来就只是个过客,我不知道你的柴米油盐放哪里了呀,不知道要去哪里找稀煤添火了呀。这些只有你和嫂才知道。嫂一个人忙不过来,你不可怜她么,亲戚们都来了,你那么管事那样好客,怎不来迎接了呢?

      母亲呀,你把我带走吧。如若不能,求你把我看你时的那张泪流满面悲伤得扭曲了的面容带走,把我的泪我的悲怆得不成调子的歌声带走,这个世界我已明显地失去了你,希望你在另一个世界不会失去我,愿你的目光透过千里万里的云层和星星找到我——我这个你带不到另一个世界的婴孩。母亲呀,如若我偶然经过你刮起的风里,请给我一些暗示,让我知道这一点点这的微尘哪一颗是你,好吗?好吗?这雨下了一整夜,是要洗涤这一久晦涩的空气,还是要洗涤一下这灵魂这思念。或是专为你而下的?每一滴是否都饱含了我们的泪?母亲呀,时至今日,在离去的第二十二天里,我己经渐渐去习惯不去悲伤,整理你灵柩时我已没有眼泪,只有我们要回城了年幼的还不太懂事的女儿说要拿他剩下一块钱放你坟边给你用时我眼睛又湿润了一下,你年幼的孙女都忘不了你,我与你生活了几十年,我这是要将你忘记了么?

      下旷好了,有事,我们要赶回纳雍,本来想多跟父亲说几句话,可是话到嘴边却哽咽得说不出来,于是往父亲手里塞两千块钱匆忙离去。
      父亲明显老了,憔悴不堪的脸上只有眼睛微弱地放射着光芒。母亲的离世对他打击也很大,我们起码有妻子女儿,没有母亲我们同样有幸福美满的家庭,父亲是彻底地什么都没有了。我都不知道他是怎样挺过二十多天的,纵然多悲伤寂寞,在面对我们的时候不得不掩藏起来。他可不能倒,家里的事情还得等他来安排,也不能想哭就哭出来,尽量克制自己的眼泪,免得焕起了我们的悲伤。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人身攻击、谩骂、侮辱和煽动式的语言,发现后立即删除,并警告或直接禁言!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 以上内容均属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爱心纳雍”论坛立场。===
禁止任何人以任何形式发表与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相抵触的言论!
“爱心纳雍”论坛QQ群:71953068 管理员Email: 5367422@qq.com
网络警察

机构简介|组织架构|免责声明|联系方式|捐赠方式|常见问题| 版权所有:贵州省纳雍县爱心纳雍公益联合会 ( 黔ICP备17001758号-1 )     

GMT+8, 2017-11-18 08:41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

用微信扫一扫
互动赢积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