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辅助访问 切换到宽版
关闭窗口

简单4步,开始与 爱心纳雍丨关注贫困地区的儿童教育,打造贫困地区公益组织模板 对话吧!

1. 打开你的微信、朋友们选择添加朋友   2. 使用扫一扫功能扫一下上面的二维码
3. 扫描后出现详细资料选择关注就好了   4. 现在开始与我们的官方微信对话吧!

爱心纳雍丨关注贫困地区的儿童教育,打造贫困地区公益组织模板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462|回复: 0

[文学艺术] 我的家人们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0-4 05:28:2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空中之城 于 2018-10-4 23:36 编辑

    又是国庆节了。

    今年的国庆有些清冷,连续几天,都是在绵绵的阴雨中度过。
    满城的雨雾,满城潮湿的空气,满城走在雨中行色匆匆的行人……

   
    再过两天,就是母亲逝世两周年纪念日了。时间已经过了两年,对于母亲的记忆已逐渐模糊,梦里梦到母亲的次数也在逐渐减少,母亲的身影,音容笑貌,已离我越来越远,我已习惯独自生活,习惯没有母亲的日子。
    有人说,有母亲在,家还是家,没有母亲在,家人只不过就是了亲戚。我是记得母亲在世时,她说我们这个家永远不用分开,早些年把大哥家分出去,后来大哥家打工回来后,大家又住在了一起,家里的粮食共用,吃饭也是吃在一起,不用分灶,我在外地工作,很少回去,但凡回去,也不用另起炉灶,有母亲的地方,就算我离家时间再长,也能迅速地找到家的归宿。
    现在就剩我,哥哥,爸爸三个了。我们三个也是亲戚一样,勉强地维持自己的生活,哥哥忙他的农活,忙待弄的庄稼土地,牛羊牲口,父亲则是有时帮哥哥照料家务,有时帮侄儿家带小孩读书,我则是忙上班和开画室,偶尔经过父亲的住所,看一看渐已衰老的父亲,其实我不止一百遍地提醒我自己,父亲与我一起日子不会太多了,搞不清楚哪一天起,他就跟母亲一样,永远地离开我,让我记得悔恨的时候,找不到了他的身影。其实我一直还爱我的父亲,我只是不知道用什么方式去爱他,我是该给他多一些钱?还是多一些陪伴。真的,我们爱我们的父母,远没有他们爱我们那样自然亲切。
    我父亲在我心里,一直是伟岸的。
    2001年父亲得了一场重病,我在师范读书,眼看熬不过了,亲朋好友把父亲抬到正房,等待死亡的时刻到来,后来死亡最终没有到来,等来的是远在湖南的哥哥,哥哥来后,输了几瓶液体父亲就好了。那一年父亲51岁,亲友们认为父亲视我如掌上珍宝,应该让我尽快回来见他最后一面,我猜父亲也是十分舍不得我,但是父亲坚决地说他真不行了,死了才打电话给我,免得耽误了我的学习。父亲这一生诸多磨难,一辈子都没有享过什么福。爷爷死时是51岁。爷爷过世时幺叔五个月,二叔才五岁,都甩给了我的父亲母亲,他俩是父亲和母亲一手带大的,我还清楚地记得两年前母亲过世,出殡那天,五十二岁的二叔匍在母亲棺木上嚎啕大哭的样子,十分像一个小孩哭他的妈妈,十分像我每次拉着母亲的手不准她出门,不准她赶集的样子。大概父亲母亲,对于二叔来说,已不仅是兄嫂,已是他的再生父母,母亲在世时二叔三两天就要打一次电话给她,及时地向母亲汇报他在外面的情况,母亲过世后,二叔说再不想给任何人打电话。
    世事已然,不但是母亲,故乡多少亲人相继离去。如今剩下的只有逐渐破败的村庄和被岁月撕碎得残缺不全的记忆。
    我一直觉得,我始终像不起父亲母亲,再大的事业他们也能一肩担下,面对很多事情,我依然习惯性地蜷缩一下,让别人出面,让别人去做。我想,哪天父亲不在了,哥哥也不在了,我才会真正地长大,才会像他们一样,担下他们曾经担过事情,走他们还未走完的路。
   
    今夜还在下雨,在漆黑的雨丝中,我再一次想我的父亲母亲,想我的哥哥,想他们一起生活亲密无间,一起承受着各种生活的不幸与苦难,而我只是像一个过客或者旁观者,看他们承受各种生活的不幸与苦难自己却无能为力。我的这种旁观者感觉在母亲那里不太明显,因为我是她生下来的,是他的一部分,再怎么变迁,我还是她一个弱小的保护者。对哥哥和父亲却不一样,我有工作,我生活无忧,他们也不愿成我的负担,不愿打挠我的生活。生活的压力和劳动强度的增加,哥哥比以前瘦了很多。今年暑假结束后我回老家去接侄儿家小孩回城里读书,车路断了,要走半截小路,要拉回来的洋芋得背过塌陷了的地方,哥哥挑了最大的一袋,我说我背,话还未落,哥哥使劲一甩,把整袋洋芋扛肩上,沉重的洋芋袋晃了他一个趔趄,哥哥感叹说不比年轻的时候了,那时候给人起房子,还能一边说“四句”。一边
一只手掉住三尖朝上攀爬。我仔细看,从来没有觉得哥哥这么瘦,这么小,干枯的身体仅仅高出圆滚的装满洋芋的口袋一小点,整个人就直接淹没在口袋一晃一晃的影子里。
    1999年,我考取师范,家里拮拘,靠父母变卖的黄豆花豆苞谷卖来的钱,不够我上学的费用,父母再拿不出更多的钱供我上学,于是决定让哥哥嫂嫂出门打工赚钱,他们在家种地,由于连续几年哥哥嫂嫂干的都是砖厂,妈妈说哥哥的头发衣黄,都是砖厂的烟火醺的,我就猜想了砖厂一定又热又累。哥嫂那一年想换个工作,一个轻松点的,像大家一样进厂,早八晚六的规律的工作,于是去了趟江苏,投奔大姑家,大姑嫁在江苏, 打电话回来说那里的厂好做,但是去了一个多月,厂里并不缺人,也找不到其它合适的工作,最后还是回到湖南燥热苦累的砖厂,干回他的“老本行”。我在师范则衣食无忧,生活费刚要用完不等我开口要,哥哥自然就会把钱寄到我的学校。我比一般同学要宽裕,我还买了八百多块钱的凤凰相机。那时只有过年,我们才可以相聚,每年年尾,我总是等这一天的来临,哥嫂乘火车回家过年,我们等不了就去以那接他们,帮他们背行李,大家开开心心地过个年。哥哥嫂嫂,换下了一年以来干活又破又旧满是灰尘的衣服,换上集市买换了新衣服,从老板那里结回了工钱,一大把一大把地塞进用红布缝成的腰带,那些年路上抢人的多,世道并不太平,一年辛苦的钱不一定能安全带回来,安全带回来后,就一大把一大把地交给在家里种地的父亲母亲,作为他们一年的费用和我上学的费用。我那时感觉哥哥好有钱好威风,直接就是是我的榜样,于是我提出放假了就去砖厂给他干一个月,被哥哥一口回绝,告诫我砖厂的活不是我能干的,其实我知道哥哥也不会让我去干那样的活,他不管自己多苦多累,也不会让我吃苦。
    2002年我师范毕业未分配工作,年少轻狂,准备外出大干一番事业,我去的地方是首都北京。路上我就想了,去了就赚很多钱,不说把天安门买下来,最起码那里的高楼大厦有一半是我的,最起码,能过正常的生活,吃得上饭,工作不累。于是跟着三姑爹投身到北京的一家快递工司,取件或送信,后来干不下去了,就转到另一家快递公司,后来工司亏损老板跑路深圳不敢回来,后来我不买天安门了,也不要那些高楼大厦了,也不期望正常的生活了,只想可怜的老板娘给我点路费回去。老板娘没钱,只给我五十块,再后来只好打电话给哥哥,两天没到,我卡上就存了五百块钱,后来我就回来了,后来我基本清楚,打工就是这样的,不是哥哥运气比我好,工作比我好做,只是因为家里的负担,他不能像我一样,想当逃兵就当了,他们在这个地方受尽委屈,又换另一个地方受尽委屈,但他们依然坚韧的受着,一直受了那么些年。
    2016年母亲过世,同年哥哥去以那拉瓷砖,回来的路上车子刹车过热失效,哥哥连人带车一起翻进河里。在我印象中哥哥一直是个“武功”高强的人,他刚接婚那几年背煤,从武佐背到箱子,一百多斤煤随便就背回来了,开石头铺院坝,宽宽整整的一大板石板,一棵绳子套上就能背回,绳子深深地勒进哥哥深陷的肩胛,哥哥像发动的机器,他走过的地方空气避让不及。但是这一回,掉下的是箱子大桥,两丈多高哩,哥哥被困在驾驶室里无法施展。先是车尾掉下去,然后车头狠狠地砸在了桥下凌冽的那块大石头上,然后整个驾驶室被砸得紧紧地贴在了货箱那里没有一点空间,然后哥哥安然走出驾驶室,撑起来走了半个小时的山路,喊人去拉车上来,事后哥哥也不知道怎么应对的,大概就是本能反应,驾驶室受砸的时候左右腾挪避让逃了出来。哥哥到县医院检查,左肩锁骨已拆断,胸骨也折断一棵翘起一直到现在,虽然能活动,能用力,但左肩斜了,也没有以前那样能使得上劲了。
    2018年也就是10月4日的今天晚上,我坐在电脑前想我的哥哥,我的父母……
    我只想说,我们这一家人,没有寡信
寡义的,为亲人我们愿默默地付出,吃再多的苦受再多的累我们也愿意。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人身攻击、谩骂、侮辱和煽动式的语言,发现后立即删除,并警告或直接禁言!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 以上内容均属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爱心纳雍”论坛立场。===
禁止任何人以任何形式发表与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相抵触的言论!
“爱心纳雍”论坛QQ群:71953068 管理员Email: 5367422@qq.com
网络警察

机构简介|组织架构|免责声明|联系方式|捐赠方式|常见问题| 版权所有:贵州省纳雍县爱心纳雍公益联合会 ( 黔ICP备17001758号-1 )     

GMT+8, 2018-10-23 04:37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

用微信扫一扫
互动赢积分